蛇胎儿|第一章 狂蟒之灾

近我的梦里总出现一条玄色大蛇,赤红的眼睛摄人心魄,他缠绕在我身上不停的扭动着,冰冷坚硬的鳞片划得皮肤生疼。

  每次我想呼救,便被猩红的蛇信撬开唇,长驱直入,冰冷黏湿的蛇信子追逐着我,一点一点夺走我的呼吸。我像是溺水的人,不停的挣扎着,却被大蛇缠的更紧,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,动弹不得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大蛇才稍稍放开我,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我不禁被呛得咳了起来,这时耳边传来“斯斯”的声音。

  “你们毁我修为,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……”硕大的蛇头贴在我的鼻尖,我惊恐的瞪大眼睛,然而还未说出一句话,便再次被大蛇堵住了嘴巴。

  我感觉到坚硬的蛇尾沿着我的小腿慢慢游走,有点疼又有点痒,我不安的看着大蛇,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。

  大蛇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松香,居然意外的有些好闻,我深吸了几口意识便渐渐沉沦,眼前的大蛇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身体开始有了变化,迫切的想要什么,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。我迷离着双眼望着有些模糊的大蛇,难受的扭动了下身体,最后竟不知觉的躬身迎向他。

  这一动似乎撩拨了大蛇,下一秒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,我惊呼出声,大蛇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下,顷刻便肆无忌惮起来。

  身下的床发出“咯吱咯吱——”的声响,我紧紧抓住被单,任凭大蛇在我身上攻城略地,忍不住发出“呜呜”的抽泣声。

  在梦里,大蛇似乎不知疲倦,一遍又一遍的要着我,昏迷前的一刻感觉既微妙又有些恼怒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掀开被子便看到洁白的床单上血迹斑斑,浑身酸痛的似乎动一下就会散架,胸前的星星点点更是不停的提醒着我昨晚的那场梦,而那只大蛇早已不见踪影,让梦里的一切显得既真实又虚幻。

  我慌慌张张的将床单卷起来扔进水盆里洗干净,生怕被同宿舍的室友发现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那条玄色大蛇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,而我每晚都强撑着眼皮不敢让自己睡着,最后却总是抵挡不住困意……

  万物皆有灵性,我觉得我一定是跟梦里的大蛇有什么恩怨,才会被他缠上。

  我叫苏苏,今年十八岁,是一个刚刚来到Y市上大学的女学生。可能谁也不会想到,现在活蹦乱跳的我一个月前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。

  大概一个月前,我得了一场怪病,浑身长满了鳞片,身体一阵冷一阵热,还总是要吃生肉。有的时候鳞片底下的皮肤疼痛难忍,我便用手指一片一片的将鳞片扣下来,直至鲜血淋漓。

  外婆为了防止我再伤害到自己,就用麻绳把我绑在床上,还到处找医生给我看病,可是所有医生都是摇着头走的,劝外婆早点放弃我给我准备后事。但是外婆始终相信我还有救,天天和表舅寻思着怎么救我。

  后来表舅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个偏方,说是午夜时分去后山的五仙观里找蛇,杀了取他的蛇胆让我掺着酒吞下去病就能痊愈。表舅也是病急乱投医,当天晚上便上了山,直到后半夜才回来,还带着一身的血腥味。

  吃了表舅找来的蛇胆之后,我身上的鳞片开始一片片的脱落,一个星期后,我的怪病竟完全好了。

  外婆迷信,硬说是五仙观里的五大仙显灵,这才救了我,拉着我提了一篮子瓜果糕点前去还愿。

  那天还没走到五仙观,就看到观前围满了一圈又一圈的人,我和外婆好奇的走过去,最外面的一个人看到我们立马惊恐的让开了,前面的人也都往后退了一步,留出了一条缝隙让我们进去。我远远的看见观里的大殿中躺着一个人,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。

  身边的外婆似乎发现了什么,松开我的手快速的走进五仙观,在看清地上的人后,“哇”一声哭了起来,“我的孩子呀,我的孩子呀……这是发生了什么?造孽呀!……”想要上前,却又害怕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活物。

  地上躺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前几天还在为我的病操劳的表舅。表舅的死相极其骇人,身体上缠满了细细长长的小蛇,五颜六色的,眼珠好像是被蛇吃掉了,嘴巴张得大大的,还能看见里面有蛇蠕动着,所以外婆才不敢靠近。

  表舅死之前应该强烈的挣扎过,我看到他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烂烂,手里还紧紧握着什么东西,但又不敢去拿。

  而五仙观里五大仙的雕像碎了一座,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