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的摇篮|第八十八~九十一章

  第八十八章为什么弗兰克不能当总统

  我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?做总统?”

  “还能是别的人吗?”

  “胡说!”

  “在你认真考虑之前,不要轻易说不干。”弗兰克焦急地注视着我。

  “不干!”

  “你还没有认真考虑呢!”

  “不用考虑就能知道这是一派疯话!”

  弗兰克又把他的手做成齿轮状。“我们要共同工作,我将永远做你的后盾。”

  “好吧。要是有人迎面射击,那你也要挨枪予。”

  “挨枪子?”

  “枪杀!暗杀!”

  弗兰克困惑不解。他说;“为什么会有人开枪杀你呢?”

  “这样他才能当总统呀!”

  弗兰克摇摇头。“在山洛伦佐没有人‘愿意’当总统,”他说,“那是与他们的宗教信仰背道而驰的。”

  “也违反你的宗教信仰吗?我原以为你应该是下届总统的呢!”

  “我……,”他欲言又止,面现惧色。

  “你怎么样?”我问。

  他注视着遮掩洞穴的水帘。他对我说;“我所理解的成熟,就是要有自知之明。”

  在给“成熟”下定义方面地与博克依大同小异。博克依教导我们:“成熟是一种痛苦的失望,它无法补救,除非说笑能。根治百疾。”

  弗兰克继续说;“我有不足之处,我父亲也曾有这种局限性。

  “哦?”

  “象我父亲一样,我有许多很好的想法,”弗兰克象在跟我说,也象是在跟那片瀑布说;“但是他不善于抛头露面,我也如此。”

  第八十九章“得福尔”

  弗兰克问我;“你接受这份差事吗?”

  “不!”我说。

  “你知道有谁可能接受这份差事吗?”弗兰克为博克依所说的“得福尔”提供了一个典型的例子。“得福尔,”据博克俄解释,就是把千百万人的命运放在一个“斯特帕”的手中。而“嘶特帕”就是糊里糊涂的孩子。

  我笑了。

  “有什么可笑的?”

  “我发笑时请别介意,”我请求他,“我在这方面臭名昭著。”

  “你是在取笑我吗?”

  我摇摇头说:“不是!”

  “真的不是吗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人们老是拿我开玩笑。”

  “这一定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。”

  “他们常对我高声喊叫。这不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。”

  “人们有时候是有口无心呀,”我说,这不是我的真心话。

  “你知道他们对我喊些什么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他们常对我喊;‘喂!x九号!你到哪里去?’”

  “这又不是什么坏话。”

  “他们常叫我,”弗兰克说,“特务X九号。”回首往事,他一脸阴云。

  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知道这些事了。

  “X九号!你到哪里去?”他又重复了一句。

  我想象着人们是如何取笑挖苦他,想象着命运最终又是如何戏弄、追逐那些嘲弄他的人的。那些对弗兰克叫骂的人当然已经安安稳稳地在铸锻总公司、伊俐俄姆电力公司、电话公司百无聊赖地工作着。

  但是,我的天,特务X九号却在这里做少将,建议我当国家元首……在一个为热带瀑布遮掩的洞穴之中。

  他说;“要是我停下来告诉他们我到哪去的话,他们定会大吃一惊。”

  “你是说,你当时就有你终将到这里来的预感么?”这是一个博克依式的问题。

  “我是到杰克。霍比的珍玩店里去。他说着,并没有意识到他这番话大煞风景。

  “哦!”

  “他们都知道我到哪里去,但是不知遣我在那里干什么。要不,他们定会大吃一惊的,特别是那些女孩子——要是她们真的知道了我在那儿干什么的话,那些女孩于还以为我对女性一无所知呢!”

  “你到底在那里干什么呢?”

  “我每天和杰克的老婆睡觉。那就是为什么我在高中读书时上课总打瞌睡的原因,那就是为什么我永远也没能成才的原因。”

  他摆脱了自己肮脏的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