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女佣好脱线|第二章

  纪小妹一踏进屋子,便见姊姊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哭泣,纪小妹简直快气疯了,用力把大门给甩上。

  「姊姊,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出门了!」

  「我不出去挣钱,我们都会饿死的!」蕊儿抽抽噎噎的掏出皮包里的二十五万现金。

  「瞧,你姊姊我也有能干的时候啊!我去参加大胃王比赛,有四个人是第一名,我就是其中一个呢!

  虽然拿不到一百万,不过,二十五万也很多了,足够我们清掉三个月的房租,只要省吃俭用,还可以多度几个月,只不过,二十五万无法吃一辈子,所以,我明天打算一大清早就出门去应征女佣的工作。」

  「女佣?」纪小妹眯起眼儿。

  「你知道当女佣有多少好处吗?」蕊儿双掌合十,神情梦幻的望着天花板,笑容陶醉。

  「有多少好处?」纪小妹不懂。

  「第一个好处是:住屋免付费;第二个好处是:吃饭免付钱;第三个好处是:无论淋浴或泡澡,再也不用付瓦斯费;第四个好处是:每天都有干净的女佣制服可以更换;第五个好处……反正好处多多,算也算不完,所以,你想想看,我们一个月可以省下多少钱?」超爱钱的蕊儿精打细算着。

  通常在这时候,她才会突然变聪明。

  「换句话说,你必须搬出去住?那我怎么办?」

  「当然是一起搬过去罗!不然就省不下这笔钱了。唉!头痛,说真的,这太难找了,用一个女佣要供养两个人——」蕊儿伤透脑筋的揉着太阳穴。

  「或许你可以告诉对方,我并不是一无是处,我可以免费帮忙浇花和收碗筷,不收半点月薪,只要供咱们膳住就行了。」

  「喔!好的。」

  「对了,明天你要出门应征时,请你带脑子出门好吗?不要再迷路了啦!你至少要撑到我能够赚钱。到时换我出去工作,而你只要乖乖待在家里做家事就行了。」纪小妹头疼极了,觉得看顾姊姊,比看顾一个三岁小孩还要麻烦。

  记得妈妈还活着时候,常说姊姊是傻人有傻福,所以姊姊以后会很好命。

  拜托,哪有?纪小妹一点都不觉得,只觉得失去爸妈的她们,变得非常可怜,常常三餐不济。

  但,纪小妹一点都不希望被人发现,怕有心人士介入关怀,到时她就会被其他家庭收养,或被送进育幼院。

  「坦白说,姊姊,你只是笨了一点,其他都很好。而且,你有很多的优点,有责任心和小气——不,我是说你很节俭,这其实是优点,只是你的努力很少得到同等的回报,你知道为什么吗?就是因为你——太笨!」

  「人家又不是故意的!呜呜——」蕊儿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笨,她一直很努力的想把自己变聪明一点,但是,天不从人愿。

  纪小妹无言,半晌,一脸早熟的看着姊姊,「郜哥哥真的长得很英俊,对不对?」

  「对!呜呜——」在俊男面前丢尽了脸,纪蕊儿只想死。

  「结果你却在人家面前出尽洋相。」

  「呜呜——别再说了。」蕊儿巴不得自己忽然得到失忆症,忘掉所有不好的记忆。

  「我留电话给郜哥哥了。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真的,改天我要请他吃红豆冰,你也一道去吧!」

  「这!!」蕊儿想吃又怕花钱,心里矛盾挣扎着。

  「你一定要去,因为,你要负责买单!」纪小妹发狠的道。

  「呜——不要,我很穷!」蕊儿忙不迭把摆在桌上的二十五万现金抱进怀里。

  「拜托!人家好心帮你耶,你不知感恩图报就算了,居然还这么小气?」通常在说到「请客」的时候,姊姊就不笨了。

  姊姊向来视线如命,是一个对「金钱」非常「饥渴」的钱嫂,还随身携带着电子计算机呢!

  「郜先生是男人,由他买单理所当然啊!」蕊儿承认自己小气,但,这是她辛苦赚来的血汗钱,怎可以随便拿来挥霍?

  「郜哥哥是你的救命恩人耶!」纪小妹提醒着。

  「即使是救命恩人,也要视同常人。」蕊儿决定忘恩负义,死命的抱着钱,怕它消失不见,「别以为他让我脸红心跳,我就会——倒贴小白脸,休想!」

  「小白脸?有这么严重吗?才一碗红豆冰耶!」纪小妹快晕倒了。

  「一碗至少也要三十五块啊!」蕊儿掏出口袋里的计算机,纤细的指头在小小键盘上按着。

  「喔!太好了,三十五块足够我吃一碗阳春面外加一颗卤蛋耶!结果却要让我花在『吃了又不会饱』的红豆冰上?门都没有啦!」

  「姊姊,才三十五块耶!」纪小妹觉得姊姊太不懂人情世故,「好歹人家帮了忙,回报一点是应该的嘛!」

  蕊儿把电子计算机搁在纪小妹面前,小小萤幕上显示着三位数字。

  「你会不会算呀?亏你这是资优生呢!我们三个人去吃红豆冰,就要一百零五块,太贵了!我可以吃一碗午肉面,加点一份猪耳朵了,还有找零呢!」

  三碗红豆冰就花掉蕊儿一天的三餐费,蕊儿当然会心疼。

  「姊姊,那你别去好了,省下三十五块。」纪小妹答应人家了,绝不食言。

  「呜——人家想去!」蕊儿看出妹妹有非去不可的决心。

  其实,她也很想去,因为才分开没多久,她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想念起郜先生,只是她很怕花钱,而且,中午去网咖上网找工作时,才坐八个小时,就花去她一百多块了,直到现在,她还很心痛。

  「那你就付钱。别撒娇了,真难看!」纪小妹打了一个哈欠,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「明天我还要上课,不想迟到,而且我现在很困,晚安了。」

  纪小妹转身步入房里,把客厅留给哀怨中的姊姊去独自伤悲。

  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  夜更深了。

  郜闳躺在床上,仍在回味纪蕊儿的一切。

  他索性起身踱出阳台,抚额轻叹,偶尔还会忍俊不住地摇头,轻笑出声。

  太荒唐,一个名扬国际、让人肃然起敬的企业家,竟然对一个傻不隆咚的女孩心生眷恋?

  郜闳不仅是郜氏跨国企业集

  
本章有错误,我要提交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